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土豆粉的做法大全 > 内容详情

扶摇的结局是什么

时间:2019-04-17来源:自助餐菜谱大全 -[收藏本文]

  孟扶摇,电视剧《扶摇》中的女主角,扶摇的结局是什么?下面学习啦小编给大家说说扶摇的结局是什么!

  孟扶摇、长孙无极,虚拟人物,电视剧《扶摇皇后》女主角和男主角。

  考古界“红发魔女”挖墓挖得动静太大,墓室坍塌光荣做了烈士。穿越到五洲大陆,五洲大陆以无极皇城统领太渊,天煞,璇玑,与宗学圣地穹苍隔扶风海相望。上古穹苍曾孕育神莲一朵于孟扶摇之身。扶摇幼时投太渊玄元剑派门下,因资质愚钝饱受师门鄙弃。心上人另娶他人,割袍断义,于十六岁上得“破九霄”神功,从此武功精进。为收集五洲密令,静候扶风海破海之日前往穹苍,扶摇踏上了五洲历险之路,与无极皇城太子长孙无极相识相爱,二人合力平息太渊摄政王篡政,无极国南戎犯境,德王宫变,与天煞烈王战北野联手夺回王权,揭示扶摇璇玑王女身世。众人陪伴扶摇前往穹苍,以血肉之躯抗衡上古邪物帝非天,历经艰险考验,终破穹苍阴谋,斩杀各路邪毒,守护五洲安泰。扶摇与无极的爱情也终成善果。

  《扶摇》这部电视剧主要讲述了太渊玄元剑派弟子孟扶摇是古穹苍曾孕育的神莲转世,她为收集五洲密令踏上了历险之旅,在历险的途中她与无极皇城太子长孙无极相识并相爱的传奇故事。五洲大陆中无极皇城统领太渊,天煞,璇玑,并与宗学圣地穹苍隔扶风海相望。

  上古穹苍曾孕育一朵神莲后来转世到孟扶摇的身上。孟扶摇自小就到太渊玄元剑派门下修行,可是因为自身的资质愚钝一直以来都被师门嫌弃。

  直到她十六岁时因缘际会下得到了“破九霄”神功,从此,她的武功进步神速。为了实现她的回归之旅,她开始踏上了收集五洲密令的道路,途中她与无极皇城太子长孙无极相遇、相识、相爱,最后二人合力平息太渊摄政王篡政,他们一起经历了无极国南戎北犯的险境、德王的宫变、与天煞烈王战北野合作夺回王权,经历了这些之后,孟扶摇无意中发现自己是璇玑国的王女......穹苍大地上,上古邪物帝非天试图统治五洲,孟扶摇、长孙无极等人一起上苍穹,历经了各种艰险的考验,最终破穹苍阴谋,守护了五洲大陆的安泰,他们也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孟扶摇在黑暗无人的安全通道里痛哭失声,不住拉扯自己的发,满地里落了带血的发和断裂的指甲,她撞向墙壁的力度,似要将自己灵魂都撞碎。

  她也确实碎了。

  碎在辗转磨折的命运里,碎在刺心裂魂的煎熬里,碎在明明知道可以去做却做不出,甚至连想一想都觉得是罪孽的无穷痛苦里。

  到得最后,她丧失了所有的力气,倒在尘埃,痴痴大张着眼睛,看那些老年人患上了癫痫病如何防治?浮游的尘絮悠悠升起,再缓缓降落,将她埋葬。

  她也确实将自己葬了。

  权当自己死了。

  她不想再那样煎熬的等着妈妈死,也做不到奔向自己的幸福,丢下濒死的妈妈任她孤独死去,临终下葬身边一个亲人都没有。

  她更不能亲手拧紧氧气袋的阀门。

  她只好,陪着长孙无极一起死。

  命运终究不愿成全她,她知道,她能做的,只有用这条命来陪他,活着不可以便去做鬼,哪怕永堕黑暗,她要一个良心的安宁。

  送走妈妈,她便自杀,魂灵是宇宙间不受控制的物质,做鬼也许能和他在一起。

  她觉得自己想通了,想开了,终于想明白置之死地而后生的道理。

  于是她爬起来,拍掉衣服上的灰,洗掉脸上和手上的血迹,把袖子放下来挡住手上的伤,将自己收拾得基本正常,再回到病房。

  她平静的问妈妈:“怎么还不睡?您早点休息。”

  孟妈妈不说话,她从刚才开始,一直就是那个姿势,半躺在那里。

  孟扶摇心力交瘁,勉强笑了笑,一屁股坐在了一侧晚间睡觉的小床上,往枕头上一靠,就再也动不了。

  隐约中孟妈妈递过来一杯水,她接了,一口气喝干净,随即便觉得脑袋很重,眼皮也重,意识很快陷入模模糊糊。

  那般朦胧的虚幻里,突然听见一声温柔低唤:扶摇。

  孟扶摇浑身一震,一霎间她以为幻听了长孙无极的呼唤,但是似乎又不像,她想睁开眼看看那是谁,然而躯体却沉重得像铁块,无论如何也睁不开眼。

  她陷入强迫的睡眠,呼吸微微急促。

  夜色渐浓,病房黑暗,远处的灯光泻过来,将屋子照得半明半暗,照见病床上的孟妈妈,突然微微倾过身。

  她靠着孟扶摇床侧,拔掉输液的针头,挣扎着努力伸手过去,轻轻抚着她的头发。

  她看着她的眼神温柔而了解,疼痛而包容,如果孟扶摇能睁开眼睛,便会发现,这眼神,和那个人,一模一样。

  这世上两个最爱她的人,拥有一样的眼神。

  灯光浅淡,昏黄一束打在沉睡的女子脸上,孟妈妈平静的抚着她的发,抚着自己失而复得的小女儿。

  她用枯瘦的手指,轻轻抹平她在睡梦中仍然挣扎蹙起的眉,带一抹满足而安详的笑意,抚遍指下的脸庞。

  这张脸,不是扶摇的脸,可是她知道,她的灵魂是。

  没有理由,没有解释癫痫病会遗传给后代吗,世间最难解释的便是血缘和心意相通,她们是如此情意深厚的母女,多年来相依为命,为师、为姐、为友,亦为母,她和女儿,本就有着世人难及的最为深挚的情感,她们对彼此的牵挂和了解深入灵魂,所以扶摇无论如何也无法抛下她,所以她第一眼,便认出了扶摇。

  除了她的女儿,这世上还有谁会有那般明烈鲜亮至迫人的眼神?

  “可惜不能让你睁开眼,再看看你的眼神了……”孟妈妈低低道,“扶摇,妈妈好想你,可是妈妈也,不能认你。”

  认了她,接下来的事便不能做了,她不能害扶摇永远活在愧疚中。

  “你很为难是吗?”她心疼的摸着她伤痕累累的手,“我让你为难了是吗?扶将……你真是太善良太善良的孩子。”

  “去你想去的地方,做你想做的事吧……”她微笑着,合起那柔软掌心,“我看见了你的幸福,我看见有一个人用全部的心来爱你,对于一个母亲来说,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快乐呢?”

  死亡只是一场永恒的睡眠,只有知道她幸福,她才能安心的躺倒眠床。

  “去吧……”她俯下脸,轻轻吻上她的额。

  “妈妈永远爱你。”

  昏黄的灯光照亮一角,灯光中母亲苍白的唇,印上女儿光洁的额。

  老去和青春同时开谢,真爱永不惧于别离。

  孟扶摇的眼睛始终没能睁开,眼角却缓缓沁出一滴泪水,在淡淡黄光下,流转折射出珍珠般的光芒。

  孟妈妈接住那滴泪水,出神的看了看,然后掖紧孟扶摇的被角,缓缓的躺了回去。

  黑暗中有细碎声响,她在床上慢慢整理好了自己。

  然后,伸出手去。

  关掉了供氧的阀门。

  ----------

  三天后,XX市公墓之中,孟扶摇轻轻的在一座新坟前献上一束洁白的康乃馨。

  墓碑上的女子保留着生前的温柔安详姿态,在照片中微笑看着她,三月的春风和煦,她永远明丽在爱她的人心中。

  墓碑上没有写生平,孟扶摇只刻了这样一句话。

  “真正的爱,来自于彼此的成全。”

  妈妈。

  那晚我没有真正被安眠药迷倒。

  五洲大陆那一场锻造,我的意识已经十分强悍,哪怕孱弱的躯体沉睡,意识依旧清醒。

  我知道所发生的一切,却无力阻止,也不想阻止。

  那是您对我的成全,生命到了此清远市有癫痫医院吗处,彼此都已经无愧于心,您最后的苦心,我不想辜负。

  我知道,您害怕一旦和我相认,最后您自杀时我会认为是我逼死您,您不要我带着愧疚而活。

  放心,我不会。

  我向您承诺,从此后,无论在哪里,无论遇见任何事,我都会努力的,无比幸福的活。

  三月阳光温柔如绸,照见女子纤细背影。照见她携着一袖芬芳的花香,向公墓深处的密林走去,走向宿命所在的终结,走向,爱情的那一头。

  ----------

  孟扶摇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为第一眼看见的日月星辰灿烂穹顶而欢喜得热泪盈眶。

  随即她觉得所在的地方有些不对劲,仔细一看发现居然是一副棺材,棺材里还有个人和她挤在一起。

  她伸出双臂,满足的抱住那个身体,呜……终于回来了。

  手臂却突然一僵。

  怎么会这么冷?

  她慌了,赶紧爬起身,仔细看长孙无极的脸,他的眼紧紧闭着,脸色苍白,看不出一点活气。

  孟扶摇把他的脉,也找不到任何跳动的痕迹。

  她输真气……没有动静。

  她摇晃他……没有反应。

  她的心突然空了,塞了一团乱糟糟的雪,怔怔的爬坐起身,一时不知道该做什么才对,难道命运真的可恶到这个程度,她好不容易回来,依旧面对和他的天人两隔?

  目光茫然一转,看见棺材的对面,有一个沙漏。

  她立刻爬起来去看那沙漏,沙漏里细沙已经漏尽,她心中轰然一声,眼前一黑。

  我还是回来迟了么?

  她挣扎着,扑出去,想要看清楚那个沙漏里还有没有沙落下。

  身后突然一紧。

  一只微凉的手,掐住了她的腰,下一瞬天旋地转,她被压在了棺材底。

  淡淡的阿修罗莲香气氤氲,那人温柔而急切的唇,覆上她刚要惊呼张开的唇。

  她眨眨眼,落下泪来。

  ----------

  穹苍天胜元年,长孙无极继长青神殿殿主位,次年,大宛对扶风塔尔族出兵,占据塔尔族三千里疆土。

  天胜二年,大宛女皇孟扶摇下嫁穹苍无极两国帝君长孙无极,嫁妆是塔尔国土,正好将被塔尔隔开的穹苍和无极,连在一起。

  同年,扶风女王雅兰珠自愿对大宛无极称臣,永为两国之属,纳入大宛版图。宁夏治癫痫病正规的医院>

  江山为嫁,天下版图三分之一尽归长孙无极,天胜八年,两国正式合并,改国号“大成”。

  大成皇朝的开国皇后,是五洲大陆史上最为光艳灿烂的女子,以其强绝啸傲一生伟绩,尽享五洲大陆膜拜顶礼,史称:神瑛皇后。

  上渊长宁三年,上渊帝君燕惊痕出兵太渊,三月灭国,重新合并上渊太渊,改国号大燕。

  自此,天下五分,大成,大瀚,轩辕,大燕,大宛。

  五国帝君都是实力强绝的天下顶尖人物,世人合称:五圣。

  轩辕承业五年,轩辕帝君崩于九华殿,时年三十二岁。

  他身后留下一子一女,两个孩子,都是嫔妃所生,至于是哪位嫔妃,他也不记得,只要不是那个人,那么其他任何人,都没什么区别。

  轩辕国祧需要人继承,于是他拼命多活几年,活到有了继承人。

  他一生未立皇后。

  和他相同的,大瀚,大燕两国帝君都后宫寥寥,三国的深宫如此空寂,那些衣香鬓影,锦绣繁华,都是落在烟云之中的空花,怎样的热闹,都似隔着云端般抓挠不着,妃嫔们在红颜的时候进宫,直到白发也难得见到陛下几次,她们存在的目的,就只是生下继承人,而女主人的位置,永久虚悬。

  三国,无后。


猜你喜欢:

1.

2.

3.

4.